近期新聞

當前位置:首頁

溫州融入長三角戰略目標和策略論壇

2019.11.18  232
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 為積極響應國家戰略,加快溫州融入長三角區域進程,同時也是適應《溫州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(2019-2035)》“開門做規劃”的要求, 2019年10月27日,溫州城市規劃展示館內舉辦了“溫州融入長三角的目標及戰略探討會”。 本次研討會由溫州市長三角辦公室、溫州市自然資源局主辦,溫州市發展和改革委、上海市同濟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、溫州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、浙江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系、溫州市城市規劃學會承辦。
        會議廣泛邀請了政府主要負責領導、國內知名專家學者、公眾媒體等共同參與,為溫州積極融入長三角建言獻策。

1

2

溫州不是“擠入”長三角,而是要昂首挺胸地立足在長三角
同濟大學 陳秉釗教授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在當今信息時代,城市發展最重要的條件不是區位,而是要素的集聚能力。在農耕時代,生產是為了滿足自給自足的生活,對自然條件有要求,區位條件不重要。進入工業時代,生產是為了滿足多方面需求,貿易的重要性也就凸顯了出來,區位重要性也得到提升。進入信息時代,重要要素的流動并不一定取決于區位,換句話說,區位條件不是最重要的,城市對各種要素的集聚能力才是最重要的。然而一個城市無法做到全要素集聚,因此城市之間需要區域協作、取長補短、實現共贏。
        溫州融入長三角一體化分析的核心在于溫州能為長三角提供什么。客觀地說,長三角不是非溫州不可,“聰明人抓住機會,高明人創造機會”,溫州融入長三角,必須要自己主動創造機會。長三角核心城市是上海,遵循城市群的發展規律,必然會出現核心城的市能量外溢,但是這個能量外溢和對周邊輻射強度,會隨著距離增加衰減。溫州處于長三角的邊緣地帶,從人口、投資等情況都可以看出上海對溫州的輻射力有限。因此溫州融入長三角的研究重點應該放在上海和長三角缺什么?溫州能補充什么?這樣溫州就不是“擠進去”,而是昂首闊步走進去。
        第一,溫州的民營經濟是強項,上海民營經濟占比只有20%多。這是否意味著上海的經濟也有短板,如果是,那上海和溫州就有可能牽手。中國獨角獸企業數量已經超過美國,獨角獸企業往往是民營的高新企業。根據世界銀行統計,中國在營商環境(以北京和上海為研究對象)從76迅速提升到31位,快速改善。溫州在營商環境上需要提升,積極培育潛在的民營獨角獸企業。因為新的、小的企業都有成長過程,在溫州哺育,逐漸長大,發展好的就可以進入上海,上海就能源源不斷地得到新的民營企業的供給。
        第二,溫州生態基底優良,發展度假康養具有突出的優勢,上海人均消費能力全國第一,接納長三角乃至全國的游客,溫州可以發揮長三角后花園的作用。
        第三,國家強調核心競爭力是科技創新,區塊鏈、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要素。當前中國產業結構在轉型,溫州的輕工業少不了,不是退出,而是要創新,用新科技重新武裝。溫州在改革開放的初期非常耀眼,溫州模式已經載入史冊,改革開放深入時,溫州要有新的作為,現在的發展和競爭是以城市群的主體,溫州是長三角的腹地,同時也是海西經濟區的五個重點城市之一,溫州是長三角與海西經濟區的二傳手,溫州發展需要用開闊視野來定位和規劃。


區域一體化是雙刃劍,溫州需要練好內功
浙江大學 石敏俊教授

        溫州目前的發展需要從現狀現象背后,研究成因,從機制角度分析。對溫州發展提出三點建議: 第一,區域一體化是雙刃劍,比如在京津冀城市群,就出現了京津冀“燈下黑”的情況,河北與北京、天津斷層太大,河北太弱,自身的優勢資源被吸走了,其實質是河北的自身實力問題。因此溫州必須練好內功,提升自身條件和吸引力,才可能在一體化中獲得收益,并穩穩立足。第二,新空間經濟學理論提出,地方品質驅動發展模式的觀點。這個觀點認為一個地方可以通過地方品質的提升,實現要素的集聚與融合,尤其是對人才要素的吸引,這是城市發展潛在的動力;第三,溫州融入長三角需要拓展視野。長三角不等于上海,長三角是個城鎮群的概念。融入長三角也不等于融入上海,研究發現從城市群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效應是有限的,中心城市輻射半徑一般在200km范圍內。城市溢出強的距離在150km左右,再遠就衰減,城市輻射帶動能力有限。溫州與上海的距離超過了200km,在這個距離范圍之外的溫州要有現實的考慮。
        我們的視野要立足長三角,但是要跳出長三角,形成全球視野。科技創新是資本的重要來源,我們應該來者不拒,能為我所用的我們都要引進。以深圳為例,通過分析發現,和深圳聯系最密切的城市不是廣州、東莞等臨近城市,而是北京。深圳崛起的背后不是偶然,背后有兩個全球城市支撐,一個是對外貿易的香港,一個是自主創新的北京中關村地區,深圳和北京的密切程度,遠遠超乎想象。所以我們的經濟發展不要局限于一個方面,應更加廣泛。

借鑒德國組合城市的網絡結構特色,溫州要明確長三角南大門的角色定位
長三角區域合作辦公室 阮青副主任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長三角地域范圍、經濟總量以及人口規模與德國整個國家比較類似。大部分世界強國都有全球城市,而德國卻沒有全球城市,德國的經驗是發展合作型的城市群,通過高鐵把柏林、法蘭克福等城市形成高質量的網絡,對全球城市的功能進行分工,港口功能在漢堡,金融功能在法蘭克福,制造業在慕尼黑等等,通過組合的力量形成了合作型城市群和城市區域網絡,其中每個城市都有突出的導向和特色。因此溫州融入長三角不是只關注與上海的聯系,也不應以自身發展為代價實現上海發展。長三角對全國有極大的區域帶動作用,位于長三角南部的溫州,應該爭當長三角南部中心,輻射福建、江西等毗鄰地區。溫州需要深入思考如何做好區域中心城市的角色,不能僅僅停留在交通區位不足的認識上。
        國家對長三角發展極為看重,對長三角提出“一極三區一高地”,長三角面臨重要發展機遇。這也要求溫州,作為長三角的重要一員,要努力有所作為,為增長極做出自己的貢獻。
        同時,溫州融入長三角,需要把握好自身特質。比如溫州應積極利用海外溫州人資源助推發展;民營經濟方面,做好企業家精神傳承;扶植小型企業誕生、成長在溫州,壯大在上海,從而壯大長三角地區民營企業力量等等,在這些特質上溫州都可以為長三角做出示范,也是溫州能夠貢獻給長三角、貢獻給中國最重要的財富。

溫州的民營經濟和企業家精神,是長三角特別稀缺的資源
華東師范大學  孫斌棟教授

        從全國的經濟形勢來看,長三角肯定會承擔更重大的經濟發展使命。溫州的民營經濟和企業家精神,是長三角特別稀缺的資源。上海的國有企業、外資企業很多,但是民營經濟發展并不理想,出不了馬云這樣的人才,就是因為缺少這種土壤和環境。而這種稀缺的企業家精神,恰恰是溫州最有優勢的。所以溫州的民營經濟模式和企業家精神,應當在長三角范圍內形成示范效應,讓溫州創新創業精神的基因,在長三角生根發芽。這是溫州能夠給長三角的重要貢獻。
        過去只靠民營經濟自身發展,現在需要政府與民營經濟共同形成雙輪驅動發展。溫州不缺創新精神,更需要的是土壤,包括資本土壤、文化土壤,技術土壤。因此,政府需要更加積極主動地了解企業家的訴求,對企業家給予政策支持。溫州大量企業都面臨著路徑鎖定的問題,需要通過新動能的注入,才能再上一個臺階。因此需要政府做平臺,不僅僅要讓溫州走出去,同時還要引進來,這樣溫州才不是一個封閉的區域。溫州現在已經和上海的嘉定有很多戰略合作,在行政經濟不能打破的情況下,發揮飛地經濟,打破行政壁壘,通過走出去,才能反哺溫州自身的產業升級。
        溫州的傳統產業要升級,離不開信息化經濟、人工智能,這是全球的經濟熱點。信息化經濟做的最好的是杭州,信息化制造業做的最好的是蘇州,怎么把外部的新技術嫁接給溫州所用?這一點龍港就做的很好,龍港的印染產業發展的好,為了實現傳統產業的升級,龍港超出長三角范圍,把北京印刷學院吸引來在溫州設點,把整個產業鏈搞活了。同時從內生制度的角度看,國家想用制度創新釋放內生動力、活力,龍港撤鎮設市就是在制度創新,重新調整體制,政府和民營經濟的關系,通過治理體系的建設和實現推動治理能力現代化,給溫州未來發展帶來成熟。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溫州要有意識的擴大城市影響力和知名度,溫州要把全世界、長三角的重大活動積極主動地攬過來,比如世界青年科學家峰會在溫州舉辦,這就很好。其實發展旅游不僅僅是狹隘的旅游門票和酒店住宿,更重要的是要讓更多的人對這個城市有所認知,才能創造機會和可能。大家對溫州不了解,怎么可能來投資?所以,溫州擴大影響力和知名度很重要的渠道,就是要在長三角中承擔更多的活動。
        上海的目標是卓越的全球城市,光靠上海一個城市是達不到的,肯定是基于長三角的城市群網絡。溫州在長三角的定位一定要發揮自己的優勢,找到上海取代不了的特點。總體來說,長三角經濟版圖的發展對溫州來說是很大的機遇。

未來世界的發展創新是關鍵,溫州企業迫切需要解決創新發展問題
肯恩大學 鄭曉東副校長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做好“兩個健康”示范區是溫州的關鍵工作。
        第二,未來世界的發展以創新為主,迫切需要解決溫州企業的創新發展問題。
        第三,融入長三角需要跳出長三角,用國際視野去分析。另外,“長三角南大門”定位有待商榷,“門”這個字眼強調了邊界的存在,一定程度上與一體化發展相悖。

根據現場報告整理,未經嘉賓審閱。

  TJUPDI協同辦公平臺 | 項目管理系統聯系我們
 上海工商    ? TJUPDI.COM 滬ICP備05050893號 已訪問人數:
掃一掃 關注微信
掃一掃 關注微博
云南11选5开奖结果